全国求稿热线:4000-4888-61
欢迎来到演讲网
马云:被时代引领与引领时代
发布时间:2016-7-28 15:59:12来源:演讲网
  主持人叶蓉:谢谢南存辉先生的精彩演讲,通过他和他所率领的正泰集团,大家已经感受到“温州模式”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,即在学习当中不断成长,在成长中走向成熟,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。
  与正泰同处于浙江的阿里巴巴可以说创造了中国的一个商业奇迹。阿里巴巴为万千中小企业打开了一座宝藏。马云先生以他的远见和努力让中国的“蚂蚁兵团”走出了国门,同时让亿万网民感受到了网络购物和创业的乐趣。下面有请马云先生演讲!(全场鼓掌)
  放下昨天已有的东西,才能有新的机会
  我一直在听,在学,在想。我挺难讲历史的,因为我们这些人身上没有什么历史。走了9年,我很少回过头去看自己做了什么,而是永远在想明天要干什么,后天要干什么。刚才柳总说他是属于想清楚了再干的,而我是属于干了再想清楚的。(全场笑)柳总刚才讲起过去的很多经历,这也让我想起了我们走过的很多路,我想阿里巴巴和其他企业一样,都曾犯过这样或那样的错误。
  我不敢提“成功”两个字,每次我有成功感觉的时候,麻烦就会来。(全场大笑)每次一说“成功”,就一定会在一个月以内出事。(全场笑)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普通、非常平凡的人,只不过抓住了中国互联网的机遇发展了起来。现在突然看到别人把我当榜样了,我可是一直是把别人当榜样的。人家都说你怎么那么厉害,那么伟大,包括今天给我出的这个题目也特别高深———《被时代引领与引领时代》,真的搞大了。(全场大笑)我没那么厉害,我只想证明一点,我们这些人能成功,关键是我们想到了就干,并且以自己的方式在干。
  刚才南董讲到了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比尔·盖茨会怎么样。我一个月前去过比尔·盖茨家,有人指着我对盖茨说,你看,这是中国未来的比尔·盖茨。我一听心里就发虚。我觉得我跟盖茨就一样东西差不多,那就是我们两个人都长得不好看。(全场大笑)其他我们差得很远。我不跟比尔·盖茨比谁有钱,因为很难比,但是要跟比尔·盖茨比谁能在本世纪内让更多的人富起来,让这个社会的人因为你的企业而发财,我想至少在中国还是有这个机会的。(全场鼓掌)
  我们总习惯于为自己的失败找理由,而不是为自己的成功找方向。我刚才听了南董讲到一点非常好,说我们国企9位领导掌握了2万亿美元资产,但他们觉得个人收入太低。很多人经常埋怨体制,但是他们又不愿意走出来,(全场大笑)如果他们到我们公司来,我一定付他们200万元、300万元年薪。(全场大笑,鼓掌)我记得当年我当老师时,我们院长说,你马上就能升处长了,到了35岁就可以当正教授了。还真有些诱惑力,但我想想还是得走出来,要不到今天没准也是副局级了。(全场笑)但是,如果你想来想去都是我现在是什么级别的国企领导,这个位置你就会放不下。只有放下昨天已有的东西,才能有新的机会。
  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,做别人不看好的事,做别人认为不可能成功的事
  今天,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些这十几年的心得,分享我创业路上的体会。
  第一,我要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,别人不看好的事。当今世界上,要做我做得到别人做不到的事,或者我做得比别人好的事情,我觉得太难了。因为技术已经很透明了,你做得到,别人也不难做到。但是现在选择别人不愿意做、别人看不起的事,我觉得还是有戏的,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一个经验。大家都看好的时候,千万别去惹,比如大家都去赞助奥运会了,你千万别冲过去(朝柳传志点头)。(全场大笑)因为别人比我有实力,比我能力大。大家都合唱的时候,我只小声唱,因为你唱得再响亮,也唱不过别人。而别人都开始沉闷不响的时候,你就要响起来。
  有人说,马云你真有远见,十几年前你怎么看到互联网有这么好的前景?我觉得我那时候纯粹是瞎猫碰死耗子。(全场笑)那时我到杭州的一家大酒店去应聘服务员,排在我后面的是我表弟,我的高考分数比他高16分,结果他被酒店录取了,原因是他长得比我高。(全场大笑)但今天20多年过去了,我表弟还在那个宾馆洗衣服。(全场笑)我去肯德基应聘,排了一上午的队,汗流浃背的,结果也被拒绝了。到了后来,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做了互联网。一开始被人当骗子、疯子、狂人,现在又开始被人说是ET(编者注:外星人)了。(全场大笑)
  不久前,胡锦涛总书记参观了人民日报社的网站,在人民网上跟网民进行交流。我心里的感受可能大家都没法体会,因为当初人民网是我给弄成的。十几年前,大家都觉得互联网不行,那时候有朋友说,你要是能把《人民日报》搞上网,中国的互联网就能大发。于是,我在那个特别冷的冬天里天天去《人民日报》。通过报社的一个司机找到事业发展部门的领导,(全场笑)再后来找到当时的总编辑范敬宜先生。所以刚才我看到历届文化讲坛视频介绍中有范老的镜头时,非常感慨。后来范老请我到《人民日报》给总编、副总编们做一个关于互联网的演讲,那场演讲大概是我讲得最慷慨激昂的一场。讲完以后,范老跑过来,他说,马云,我们明天就向中央打报告,让《人民日报》上网!(全场鼓掌)
  十几年后,看见总书记去了我们当时做得最为艰辛的一个项目时,我觉得互联网走到今天实在太不容易了,但我们确实坚持了这么久,做了别人不相信的事情,并且十几年来我们从没有放弃过。无论是自己干,跟国企干,还是1999年从零开始,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想法,做别人不看好的事,做别人认为不可能成功的事,所以才会走到现在。
  阳光灿烂时要修理屋顶,形势最好时必须大胆改革
  第二,我们公司把握了每一次危机。很奇怪,这几年可能有点心理变态,每次碰上危机时,我就会莫名其妙地激动,感觉机会就要来了。(全场大笑,鼓掌)大家都觉得很好的时候,我总感觉到灾难要来了。(全场大笑)我一直相信机会永远在危险之中,关键是你敢不敢去抓。
  “非典”的时候,我们公司被隔离了,600多名员工全部关在家里。因为有一位同事去广东出差回来之后发烧了,然后被判为疑似“非典”。那时候真的觉得公司要垮下来了。600多名员工,每个人都被社区管着,所有人的饭菜都是从窗口用篮子吊上来的。该怎么办呢?我觉得一个公司必须要迎接这样的挑战,互联网公司可能是世界上最有机会面对灾难时在家办公的公司。那时候突然就诞生了强大的企业文化,我们不愿意失败,我们不愿意放弃。
  在这样的灾难里,网络是可以发挥作用的。阿里巴巴的全体员工被隔离了8天,但全世界的客户没有一个知道阿里巴巴被隔离了。那时我们已有近千万的客户。我们所有人把电脑、网线搬到家里工作。你打电话给公司的时候,都自动转到员工家里。电话铃一响,拿起来就是:“你好,阿里巴巴!”(全场笑)员工的家属们,甚至家里的老人,拿起电话也先说:“你好,阿里巴巴!”(全场大笑)在8天里,我们没有停止过一分钟的服务。
  所以,危机时期往往是培养企业文化最重要的时候。
  2001年,在几乎没人看好互联网的时候,我们却在大力进行组织建设、干部培养。那时人家问我们在干什么?我说,第一,我们成立了“抗日军政大学”,培养干部队伍。第二,开展“延安整风运动”。(全场大笑)那时大家都认为互联网走不久了,此前很多人加入互联网公司时,都抱着一种暴发户的心态,认为加入互联网就能上市了,但是互联网突然就不行了。那时候我们统一了思想,觉得互联网还是会影响世界、影响中国的。第三,“南泥湾开荒”,让大家踏踏实实做好每一天的工作。在别人忙着找工作、另找出路时,我们在忙着培养自己的干部、员工。
  企业文化只有在最困难的时候、在公司遇到灾难的时候才能真正体现出来,就像平时锻炼身体,在身体好的时候可能是没有感觉的,但当你身体不好时,平时锻炼身体的积累就会爆发出来。
  我一直坚信,在阳光灿烂的时候要修理屋顶。公司形势最好的时候必须做一些大胆的改革,改革不能等到不行的时候才做,那时候风险太大,成本太高。所以每次在公司形势最好的时候,我一定会做一些破坏性的动作,任何破坏性、颠覆性的改造都是为了让这个公司保持更好的状态。形势不好时,你就要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做,做你觉得该做的事情,忘掉外面的评论,忘掉外面的批评,记住自己想干什么。
  我一直坚信,客户第一,员工第二,股东第三
  第三个经验是不断学习别人失败的经验。我花时间最多的是研究国内外企业是怎么失败的。这两年我给我们所有高管推荐的书都是讲别人怎么失败的。(全场笑)因为失败的道理都差不多,就是这么四五个很愚蠢的决定,但是每个人都以为这个错误别人会犯,我怎么会犯。但是你一定会犯,即使提醒过你,你还是会犯。当然我也学习成功的公司,像联想这样成功的公司所经历的一次次失败值得我们不断学习。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经历,只不过我们还没到这个境界,没发展到这个规模。
  这是我给大家的一个建议,在学习别人的失败时,除了觉得自己没在这跌倒心里窃喜外,还要反思,因为这些失败迟早都会来,关键是想好今天该做什么样的防范。
  另外一个是向国外大企业学习、挑战,向业外学习、挑战,用外行领导内行。有人觉得奇怪,为什么我一贯坚持用外行领导内行?我不懂电脑,却领导了一群电脑行家。(全场笑)去领导内行,很重要的是去倾听,去尊重,去学习,去思考。我一直坚信在商业世界里,客户第一,员工第二,股东第三。有的人说你认为股东第三,那我不买你的股票了。千万别买我的股票!(全场大笑)我坚信不是股东给我钱,而是客户给我钱,只有客户满意了,员工才会满意,客户和员工都满意了,股东一定会满意。坚守这家公司的只有客户和员工,他们永远和这家公司共命运,不管股票是涨是跌。
  向国外企业学习的过程中,要挑战国外企业。有时候我的说法比较偏激一点,偏激是让别人因为我的偏激而跳起来。竞争最大的乐趣是让对手迷茫,让对手愤怒。(全场大笑,鼓掌)竞争是有乐趣的过程,如果这个过程中你很愤怒,别人不愤怒,那你就错了。
  互联网的创新经验一定是在互联网以外,任何企业都要承认这一点。我们大部分的创新都是在公司以外学到的。比如支付宝银行业务,纯粹是和银行业务紧密相关的,但是我们请的支付宝的总裁是搞饭店管理的,跟我一样根本不懂银行。有人说,你要请个银行专家来搞。我就特别担心再做出一家银行来。正是因为你不懂银行,就不会做银行做的那些不让人满意的东西,结果你做出来的客户很满意,而且客户越用越爽,那你就成功了。
  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和国外大企业竞争?别人没惹我,先去惹他不行吗?(全场笑)要跟互联网公司,像跟腾讯、百度竞争,我没兴趣。我感兴趣的是与那些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关系的企业竞争。我把淘宝定位的目标就是跟沃尔玛竞争。(全场惊讶,笑)你跟沃尔玛怎么竞争?人家有很多店铺。但是,我们去思考沃尔玛为什么会做得这么大。为什么不可以比比看?3年前我们说,要在5年内超越中国沃尔玛。这怎么可能呢?但是我们两年前超越了沃尔玛中国的交易量,去年我们是沃尔玛中国交易量的2.5倍。于是我们又提出了一个目标,希望用10年努力超越沃尔玛全世界。这下搞大了!(全场大笑)你知道沃尔玛全世界有多少交易量?35,000亿人民币!相当于2007年中国零售总额的一半。但是为什么不去想?假如你用传统的思维,不敢大胆设想,不调整自己的策略,不去组建自己优秀的团队,并且在机制上进行调整,你就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。沃尔玛的老板也是人,凭什么他能做到,你做不到?这样算一算,我们还是有机会的。(全场鼓掌)
  又傻又天真地坚持自己的想法,又猛又执着地走自己的路
  刚才南存辉讲到了那句“又傻又天真”,我是特别喜欢又傻又天真地坚持自己的想法,然后又猛又执着地走自己的路。(全场大笑)一旦有了理想以后,你必须又傻又天真。
  2004年我在麻省理工大学演讲,下面坐了一位当年GE的总裁,他说你是一个疯子,在中国讲企业文化不太可能。后来我请他到杭州来,他在杭州待了3天,最后他讲:“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疯子,后来我发现你们公司有一百多个疯子。”(全场大笑)其实,疯人院里面的人不相信自己是疯子,而是相信外面的人是疯子。(全场大笑,鼓掌)
  办企业就是要有一批领导者、一批员工坚持又傻又天真地干下去,坚定走自己的路,并且又猛又持久。年轻人不缺激情,一忽悠就起来,但很快就掉下去了,所以必须又猛又持久。
  最后我想向柳总学习,我坚信一点,中国企业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有我们自己的声音,有我们自己的价值。今天欧美很少把中国企业的经验当作自己的管理经验,我认为,世界企业经营管理和领导艺术水平中如果没有中国一分子,没有中国企业共同参与,世界经济未来的秩序也是不完美的。中国这个市场已经成为全球化、国际化的市场,在中国站好了,在世界其他地方也能站好。全球化不是到其他地方剥削劳动力、占有资源,而是在当地创造价值、创造就业机会,成为当地受尊重的企业,这才是中国企业融入世界的方式。(全场鼓掌)
  我喜欢中国的武侠,西方的英雄主义很不错,但是英雄主义不配上武侠动作不好看。《黑客帝国》为什么动作那么漂亮?是因为学了武侠的打法,西洋拳的打法粗糙,不够美。同样,我也坚信我们能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展示中国企业的思想、方法和理论,谢谢大家!(全场鼓掌)
0

回到顶部